主页 > 成功案例 > 内容
驻守祖国北疆一线的武警阿勒泰支队是怎么训练
发布时间:2018-12-14
驻守祖国北疆一线的武警阿勒泰支队是怎么训练军犬的

40年众志成城,40年砥砺奋进,40年春风化雨,中国人民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壮丽史诗!

又是一年毕业季,又一批毕业学员即将奔赴部队。他们最关心什么?%的海军工程大学毕业学员最关心“毕业分配,我将到哪儿去”;%的第二炮兵工程大学毕业学员最关注.

车浩是江苏扬州人,一直有写日记的习惯。不过因为高三课业忙碌停止了。到了海工大,他特意买了一个封面上印有“

因为伯伯和哥哥都是海工大的毕业生,车浩从小就对那身白色军装梦寐以求,所以在高考填报志愿的时候,他毫不犹豫地填写了“海军工程大学”。

10月12日,海工大在红安县黄麻起义鄂豫皖苏区革命烈士陵园内为2015级新学员举行授衔仪式。

面对纪念碑宣誓,抚摸着刻有14万红安革命烈士名字的纪念墙,看着墙上那些名字,车浩在队伍里偷偷用手摸了摸右臂上的臂章。“中国人民解放军海军”,凹凸有致的黄金绣字让他觉得分外踏实:自己真的成为一名军人了。

革命战争年代,同一家族的十几口人全部投入革命,最终壮烈牺牲的事情在红安并不鲜见。“小小黄安,人人好汉。铜锣一响,四十八万。男将打仗,女将送饭。”车浩并不会这首《黄安谣》的曲调,但是却对这四字绝句的歌词甚是熟悉。正是“男将打仗,女将送饭”的革命精神,才使这“小小黄安”更名“红安”。车浩的震撼无法用语言形容。

在戴上“一道杠”的学员肩章之后,在红安革命烈士纪念墙下,千余人席地而坐,听教员讲述红安人民在革命中的贡献。现地教学之后,车浩再看这身军装,已没有了最初“盲目”的自豪,反而觉得它沉重得让人不安。

“天下兴亡,这是车浩在军事思想课中记住的一句话。“作为军人,爱国并不能停留在意识层面。”车浩在日记中这样写道:“有些东西说说容易,践行太难。”车浩的不安,就是源于这种“践行太难”。

在学校新训的时候,日记中出现最多的就是体能训练的辛苦与乏味。然而吐槽之后他总是不忘写上一句勉励自己的话,为自己加油鼓劲,“既然选择了远方,便只顾风雨兼程”“艰难困苦,和这些诗句比起来,车浩在踢正步时看了一遍又一遍的“掉皮掉肉不掉队”显得过于直白、浅显。然而在红安行一路,他脑海里浮现最多的就是这句话。

第一天常行军41公里,第二天背20公斤重的行囊行军走37公里,并且在野外露营,在这途中不时穿插进行穿越染毒地带、穿越炮火封锁区、穿越铁丝网等军事演练。两天下来,车浩并没有成为“怂蛋”。

“之前我认为不可能做到的现在我都能完成了。”在学校跑五公里时,车浩感觉坚持不住的时候就告诉自己盯着前一名的后脑勺,只要他在跑自己就不能停下来。那种在内心中与自己博弈、较量的过程很是“孤独”,只能写在日记里:“注:这里,笔者只是淡淡地写下了

但是在整个拉练途中,车浩并不孤独。“走山路的时候,下有人托,似乎兄弟们在一起就没有过不去的坎。”

“前面有坑,别崴脚”“前面路滑,小心脚下”像这样的“预警”不时地从队伍前边一人一句地传到队尾。山上林密路险,常有树枝作拦路之势,横亘在只允许一人通过的小路上。前边走过的队员便一人踩一脚,等到在队尾的车浩通过时,荆棘早已被踏平。有人掉队,后面的人或推他一把或督促一句“跟上、跟上”,你一口我一口地同喝一瓶水,一人一半分食一块面包,这些小细节让车浩动容。

车浩说:“拉练的时候也想过要不就去收容车算了,可是看见别人还在坚持,就告诉自己再忍一忍。”就这样,在一次一次的“忍一忍”中,车浩和队友们坚持到了终点。

新一代革命军人。”几日红安行之后,有灵魂、有血性、有品德的概念在车浩心里逐渐具象化。

王安明已经接待海工大的新学员20多年了,每次和这群孩子聊天的时候,他都会说起小时候曾经有军队在他家门外搭帐篷过夜的故事。

当时军队不进百姓家,才有如今的军民鱼水一家亲。如今,这些军队的新鲜血液住进百姓家,为的就是体验何为军民鱼水一家亲。

车浩是地道的城里孩子,住农村在他看来是红安行中最新鲜的一种体验。高墙小院,几个木板凳放在门口。太阳出来的时候,老乡们便坐在门口唠家常。

拉练回来,学员们像喊“报告”一样叫着“叔叔”、“阿姨”,向王安明两口问好。小院霎时热闹起来。

在学校新训的时候,高强度的训练让车浩极不适应。学校组织写家书,车浩刚写下“爸爸妈妈:”就情绪崩溃了,在同学们面前不争气地掉了眼泪。

然而在拉练这样艰苦的条件下,车浩并没有想家。王叔、王婶心疼学员们拉练辛苦,总是变着花样给他们做吃食。知道他们第二天要野餐露营,王婶一个人用一下午时间包了200多个猪肉包菜馅的饺子,第二天起大早,分两锅蒸给他们吃。平时吃过晚饭,王叔就和学员们一起看电视,把天下大事讨论一番。在这样的氛围里,车浩早已把乡间小院当成自己的家。

王安明只是红安热情老乡中的一个,像他这样连续20年接待海工大学子的还很多。他们渐渐老去,但是迈进老乡家门槛的学子仍然年轻。

车浩的同学朱诚基在拉练途中,看见站在门口打招呼的老人小孩,看见山清水秀的宁静山村,在心里默默地对自己说:“记住,这是你以后要守护的。”车浩也有这种感情。山路行军到达天台山山顶时,“登临之意”澎湃在胸怀,车浩的脑海中反复出现的就是那句“犯我中华者,虽远必诛。”

“兵之初”,他们在红安默默许诺,要守护这里的寸山寸土。何止红安,他们未来的路在万里海疆,祖国的万里疆土都在他们的身后。

车浩已经很久没有写日记了,但是行军路上的所思所想早已形成腹稿,只等展开日记本,在一盏台灯下,伴着战友的鼾声,把这几日的感悟诉诸笔端。


原标题:西媒盘点法7个&;黄背心&;群体:颜色相同关注点不同

参考消息网12月11日报道&;西媒称,“黄背心”在法国已经变成一种颜色相同但是表达不同关注点的符号,西班牙《阿贝赛报》网站12月9日盘点了在法国举行抗议的7个“黄背心”群体:

自由“黄背心”:温和群体,指责极端化,他们没有参加9日在巴黎举行的抗议活动。

省级“黄背心”:安静群体,与家人和朋友共同抗议,平静且耐心地阻断公路和高速公路。

年轻“黄背心”:厌倦无法得到回应和解决方案的抗议,他们总是带着一副厌世的“表情”。

中产阶级“黄背心”:害怕不安定,他们在初期的抗议活动中十分踊跃,如今已经开始远离这项运动。

暴力的极右翼“黄背心”:要求掀起一场“全国革命”,他们因“专业性”和着装而引人注目。

极端左翼“黄背心”:希望“冲突规模扩大”,他们显露出“无产阶级色彩”。

郊区“黄背心”:涌入大街,在危机的汹涌波涛中“抗议”,焚烧汽车,点燃橱窗。他们是新的抗议群体,也是中产阶层和富裕阶层最害怕的群体。(编译/廖思维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