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内容
他静静地生活在自己或许天真烂漫的世界里
发布时间:2018-12-19
他静静地生活在自己或许天真烂漫的世界里

11月21日,筹备七年之久的中国民航博物馆在北京正式开馆,中国民航局局长李家祥出席开馆仪式并发表讲话。

在第一展区中,来自旧金山一位老人的视频和肖像格外吸引观众的注意,这位98岁的老人是世界航空界传奇飞行员

在国家危难时刻,他驾机最后飞离武汉,把日本人占领宜昌的消息通报给重庆;他最后一个离开即将被占领的香港,把国民政府高层官员带出日军的铁蹄阴影;他不顾个人安危降落在被日军占领的密支那,把首次轰炸日本本土的杜立特将军平安送抵印度。1949年,很早就得悉部分员工要北飞消息后,和蒋委员长私交甚笃的他,没有选择“告密”,而是任由麾下员工向着北京飞去

1949年以后,陈文宽这个名字在大陆民航界销声匿迹。在大陆官方场合,公开播放和展示陈文宽的视频和肖像还属首次。陈文宽为国家和民族在历史上所作出的贡献,在今天终于得到政府部门的彻底肯定。近日,本报记者专程飞赴美国旧金山,对陈文宽进行了专访。

陈文宽1913年生于广东台山,1924年随父亲到美国。1932年在美国取得商业飞行驾照,1933年回到中国,加入中国航空公司英文简称,中文简称“中航”)。

中国航空公司系国民政府于1929年和美国飞运公司合资成立的航空公司,飞运公司又把股权转让给泛美航空公司,飞行员也按合资股份比例配备,即驾驶舱内机长多为美国人,副驾驶及报务员多为中国人。这就是驼峰航线上牺牲的飞行员中有美国人也有中国人的原因。

1937年,抗日战争爆发,国民政府一路败退,从南京退到武汉。时日不多,政府在混乱之中退却重庆。

10月21日,日军打进广州当天,交通部电令“中航”务必于22日中午之前将汉口的政府要员撤至重庆。考虑到汉口机场即将被破坏,只有水上飞机更加安全。而中航公司只有陈文宽能娴熟驾驶水上飞机,中航命令陈文宽火速从南雄飞回重庆,换飞“海军准将”式飞机()执行汉口

陈文宽风尘仆仆飞回重庆,立即从重庆长江上起飞,顺江飞往汉口。午夜,陈文宽和他的“海军准将”降落长江边上,一干政府要员匆匆登机,“海军准将”飞往重庆。休息片刻之后,匆匆返回

23、24日连续两天,“海军准将”在汉口和重庆之间的长江中默默往返。10月24日夜,还没来得及撤退的机场工作人员,看到了令人吃惊的一幕:委员长和夫人及随行人员站在空荡荡的跑道上。

“九省通衢”的武汉对国民政府的重要性是显而易见的,日本人攻占广州和武汉,目的就是要掐断这条动脉。正因为武汉太重要,蒋委员长最后一刻还滞留在此。幸亏此时有架

2临时降落,委员长和夫人进了机舱。看着委员长的飞机离开了地面,下面的人都松了一口气,接着大家要做的,就是赶紧跑。很多文字记载,蒋委员长最后一个离开。其实此时,陈文宽和他的“海军准将”还在长江中起降。

因为是在水中起飞和降落,陈文宽根本不知道市区里发生的事情,他返回汉口已经是黄昏时分,在盘旋下降时,他隐约看到长江中漂浮着很多尸体,在城南不远处,有枪炮冒出的火光。陈文宽没有想太多,他毫不犹豫地把“海军准将”降落到了江中,并滑向中航的专用码头。

陈文宽发现,码头已经是空无一人,江边的报务室电源还没来得及拔掉。枪声已经由远及近,一切笼罩在恐怖之中,陈文宽掉转机头,准备将“海军准将”滑向长江中心,只有那里似乎安全一点。就在“海军准将”向江中心滑去之时,岸边传来一阵呼喊。

国军?日军?必须在最快时间作出决定,根本就来不及想太多了,完全是凭感觉,陈文宽马上掉转机头,把“海军准将”驶向岸边。

16名负责在王家墩机场埋设地雷后,被日军一路追击过来的士兵,此时失魂落魄地站在岸边。如果陈文宽再迟一会儿降落,他们就要成为日军刺刀下的冤魂。

25日黎明,运送16名特殊“乘客”、驾驶着“海军准将”式飞机、刚从汉口飞回重庆的陈文宽立即告诉其他准备飞往汉口的同伴,并让中航立即转告国民政府最高层:汉口在燃烧,武汉已经陷落!

12月28日,完成首次环非洲访问并提供人道主义医疗服务后,执行“和谐使命-2017”任务的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医院船返回浙江舟山某军港。图为东海舰队副司令员沈浩代表舰队党委和机关到码头迎接江山 摄

28日,中国海军和平方舟医院船靠泊浙江舟山某军港,完成了其首次环非洲之行,155天、。

2017年,中国海军迈着“阔步”“正步”“舞步”继续走向深蓝,海外航迹不断拓展,远海行动能力得到进一步检验与提升的同时,也向世界继续传递中国的友好声音。

10月中旬,中国海军远航访问编队完成了中国海军历史上出访时间最长、到访国家最多的一次远航访问。

这只是2017年中国海军多次远航之一。无论是和平方舟医院船首次环非洲之行,,还是出航时间超过200天的第二十五、二十六批护航编队,航行远海大洋对于中国海军而言已非难事。

海军军事学术研究所研究员张军社指出,远海航行需要依托指挥控制、航海后勤保障等一系列能力。这些远航行动都是对中国海军遂行远海多样化任务能力的实际检验,也表明中国海军远海行动与合作能力得到进一步提升。

装备的发展是海军执行多样化任务的物质基础。2017年,中国海军新型万吨级驱逐舰首舰下水,新型综合补给舰首舰呼伦湖舰交接入列,第二艘航母按计划全面推进系泊试验工作

在军事科学院研究员潘新毛看来,中国海军近年来更加重视装备的体系化配套发展,为远海行动提供了强有力的保障。“像航母这类的大国重器,更加有利于遂行远洋多样化任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