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新闻资讯 > 内容
但官兵所掌握的文化知识赶不上时代发展变化的
发布时间:2018-12-14
但官兵所掌握的文化知识赶不上时代发展变化的问题确实

红二师攻打叙永县城时,为了阻击从泸州方向来援的敌军,派出一支部队经红岩坝进抵豆腐石、双桥子一带。2月4日中午,追击红军的敌军周成虎警卫大队抵达叙永城外西郊。其时,红二师派出的活动于豆腐石、双桥子的部队,已奉令转移开赴大坝,向云南扎西地区集结。

部队留下一个连控制漏风垭制高点,以掩护围城部队撤退,阻击北来的援敌。敌军周成虎警卫大队以第三营为先锋队,经老龙岩、五谷山一带,扑向漏风垭红军阵地。

敌军气焰嚣张,很远距离即向红军阵地开枪开炮。红军战士冒着枪林弹雨沉着应战,待敌军进入有效射程,奋起反击。激战1小时,敌第三营死伤过半,未能前进半步。

周成虎派第一营兵力增援,攻至滥田坝哨楼的制高点山麓。敌军摆开阵势,用迫击炮猛轰红梁子、杉树坡一带,以火力压制红军。城里守敌龚营闻讯,亦兵出小西门夹击漏风垭红军部队。虽敌众我寡,但红军战士临危不惧,与敌军在滥田坝哨楼一带展开了拉锯战。

完成掩护任务后,留在漏风垭附近的红军阻击连队于下午5时边打边撤,经十二湾、金鹅池向大坝方向转移。

漏风垭阻击战,粉碎了敌人的前后夹击红军的阴谋,完成了掩护红军大部队转移的任务,并给敌军周成虎大队以沉重打击,狠狠打击了刘湘川军的嚣张气焰。

漏风垭阻击战中牺牲了15名红军战士,后被当地群众安葬在松林、榨板田等处。1989年,当地政府和群众筹集资金,在漏风垭战斗遗址修建了红军烈士墓和墓碑、墓志铭石碑,以供群众祭拜红军烈士。

2月4日,为了掩护攻打叙永县城部队,红军左纵队三军团从摩尼出发,经营盘山、海坝到达黄坭嘴一带。2月5日,进至滥田沟、菜坝一带宿营。

2月6日上午,攻打叙永县城的红二师一部撤出战斗后,途经两河口行至高峰乡天堂坝时,发现尾追红军攻城部队之敌军范子英旅陈洪畴第六团。天堂坝位于叙永县城西南约50公里处,数百红军埋伏于黑豆地丛林之中。当敌军先头部队行至黑豆地时,红军发动突然袭击,敌军伤亡惨重,慌忙退到老熊沟。

敌团长陈洪畴命令一、三两营展开攻势,向红军阵地发起猛烈进攻,红军凭借有利地形,将敌军击退。敌军便分兵三路,从棕榜上、猫儿埂大田等地,向黑豆地红军阵地发起猛烈进攻。红军三面受敌,退至铁炉坝,向大坝方向撤退。

半小时后,从滥坝沟出发的红三军团五师前卫团,行军途中听到枪声,从水井沟迅速赶来增援。红军兵分三路,向敌军发起攻击。一路强占生基岭高地,突袭棕榜敌阵地;一路绕过生基岭,向岩口之敌发起猛攻;一路增援先头部队,与其会合作战。

双方在长达5公里的山谷地带,展开了激烈的战斗。红军英勇冲杀,敌人据险顽抗。激战至下午3时,进至菜坝的红军后续部队一个团也赶来增援。红军部队前后夹击敌军,一部直插龙胆沟、碗厂一带,猛攻敌人侧背,在碗厂击毙1名敌军营长,突破敌人防线,冲上猫儿埂;一部击溃敌军,攻占了生基岭高地。

当时,红军发现敌军廖旅龚团来援,前卫已达杉木岭,红军也不恋战,按照军委的命令,趁敌军陈团溃败转移之际,迅速撤出战斗,向云南扎西地域集结。

2014年国际局势依然跌宕起伏、动荡不定。随着美国“亚太再平衡”战略深入推进,东海、南海不确定因素增多,乌克兰危机引发的黑海控制权之争引起全球关注,印度洋争夺日趋激烈,世界主要海军大国采取多种措施全面强化海军建设。新型海上武器装备大量涌现,高规格海上军演不断上演,明争暗斗此起彼伏。

2014年海上利益不断拓展,海上摩擦冲突不断增多,加大海上力量建设成为多数国家共识,各国对海军重视程度进一步提高。

经济不景气、民众反对扩军呼声不减,各国海军建设者极尽所能寻求应对策略。美国疾呼建立一支强大的海军支撑美国军力,阻止崛起大国咄咄逼人的野心。日本借口钓鱼岛东海冲突,最大限度利用“中国威胁论”这个底牌,刺激民族主义,为扩张海上自卫队寻求支持。印度高呼世界大国梦想,提出变印度洋为“印度湖”,以此争取发展海军的民意支持。乌克兰危机带来的现实威胁、黑海重要的战略地位,让俄重振海军计划获得了70%以上的高支持率。

美国3月公布的预算案中,在裁撤陆军员额同时,海军员额反而有不同程度增加,并重新提出全面复兴海军计划。为了配合“亚太再平衡”战略,美国开始全面实施《2014~2018年海军作战部长航行规划》,为美国在亚太分布的海军力量提供支持。岛国日本海上力量建设举措不断,新年伊始安倍就率先表明日本扩充强化海上自卫队的决心,透露出调整海上自卫队发展战略的明显信号。印度发生潜艇事故、海军总司令尤希引咎辞职后,也开启了全面整顿振兴海军步伐。乌克兰危机爆发,俄罗斯决心将海军作为一支重要战略力量进行重整,大大提升海军地位。

优先发展海军,各国既有战略目标,更有实际举措。美国海军高调组建可灵活编组、执行多样军事任务的海军-海军陆战队团队。年初安倍政府成立安保专家委员会,试图在不修改宪法的前提下,实现海上自卫队与美军一起作战,并与其他签署安全保障合作协议的国家海军开展海上联合军事行动,实现海上自卫队率先走出国门。为强化离岛防御,日本还组建了一支“海上机动部队”,计划在2018年前新建一支约3000人规模的“水陆机动团”。印度海军提出不但要保卫印度漫长海岸线、岛屿领土以及专属经济区,还要具有控制苏伊士运河、霍尔木兹海峡、马六甲海峡等印度洋战略要地的能力。为了维护黑海舰队的重要基地,确保俄海军进军地中海、北非及中东,俄不惜硬扛美欧全面制裁,派4艘战舰停靠克里米亚塞瓦斯托波尔港,并确定为黑海舰队更换15艘新型战舰。在塞瓦斯托波尔港之外,俄还不断兴建新的军港、人工岛等,进一步拓展和稳固黑海舰队在黑海、地中海甚至印度洋的军事影响力。